v 您現在的位置: 綠港燃氣資訊網 >> 燃氣行業 >> 燃氣知識 >> 正文
 
 

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的前景分析

作者:佚名    文章來源:參考消息    點擊數:571    更新時間:2019-3-6

【編者按】豐富的能源儲備依然是俄羅斯實現其強國目標的基本保證,但是只有帶來收益時,能源儲備對俄羅斯才具有直接意義。作為戰略性資源,能源儲備能夠帶來政治和經濟兩種相互聯系的收益。而國際能源市場發揮著把能源儲備轉換成政治和經濟收益的職能。這是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的核心動力。基于上述原因,俄羅斯以遠東地區為平臺,整合西西伯利亞、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油氣資源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但是,從目前的市場和國際政治環境看,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需要解決很多制約因素,其中制度成本、市場競爭程度、中俄關系等因素比較關鍵,從這些因素的變化看,俄羅斯開拓亞洲天然氣市場的過程比較漫長,除非能夠把利潤率控制在較低的水平(或中國能夠接受俄羅斯天然氣預期的利潤率),否則很難在亞洲市場獲得預期的份額。

【作者】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副研究員

參考消息網3月6日報道2018年3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馬涅什中央展覽大廳發表了年度國情咨文。文中指出,未來10年俄羅斯政府將聚焦于民生、經濟發展和國防建設。民生領域的重點是解決2000萬貧困人口問題、每年改善300萬個家庭住房問題、2019-2024年保證每年支出GDP的4%用于發展醫療健康體系;經濟發展的目標是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未來10年增長50%、交通基礎設施投資11萬億盧布(約合1675億美元)、建設北極航路和發展遠東地區;發展俄羅斯導彈防御系統、加快俄軍列裝薩爾瑪特(Sarmat)導彈系統進程、研發新型戰略武器。盡管俄羅斯政府有信心實現上述目標,但需要避免財政赤字過高的問題。

雖然俄羅斯政府正在逐步降低國家社會經濟發展對資源型商品的依賴程度,但就目前產業結構而言,未來10年俄羅斯對資源型商品的過度依賴難以發生質的變化。根據世界銀行2017年11月發布的《俄羅斯經濟報告》,俄羅斯2018年社會經濟發展預期建立在每桶56美元石油價格的基礎上,比2017年上升了3美元。

除石油外,天然氣也是俄羅斯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根據俄羅斯央行的數據,2017年第3季度,俄羅斯天然氣出口(包括液化天然氣)287.5億美元,約占同期商品出口總額的11.47%。因受烏克蘭危機和歐洲天然氣市場基本飽和的雙重影響,俄羅斯把目光投向了潛力巨大的亞洲市場。

對于中國而言,分析俄羅斯亞洲天然氣政策意義重大,它可以讓我們了解俄羅斯天然氣在亞洲,尤其是東北亞地區的合作潛力,有助于推動中俄能源合作。本文運用國際政治經濟學中市場和國家關系的基本原理,分析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的前景、基本動機以及俄羅斯與亞洲能源進口國之間的關系,可以對我國保障能源安全提供一些思考。

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的動因

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屬于戰略決策,目的是規避在國際能源市場中的負面影響,帶動國內社會經濟發展,從而確保俄羅斯在國際政治經濟體系中的強國地位。基于上述目標,俄羅斯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的直接動機由以下三個相互聯系的因素組成。

第一,發展遠東地區的需要。遠東地區事關俄羅斯國家發展戰略及其“面向亞洲”(Pivot to Asia)的計劃。目前,俄羅斯遠東地區由9個州組成,總人口6182679人(2017年1月1日統計),比2016年同期減少12290人。遠東地區占總領土的三分之一,人口僅占總人口的5%。這也反映出遠東地區社會經濟依然發展緩慢。遠東地區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其中基礎設施建設和國內利益集團是亟待解決的問題。俄羅斯政府計劃在2017-2020年間投資5422億盧布(91億美元)用于遠東基礎設施建設,其中40%的資金來自聯邦財政預算。2018年遠東地區投資增加1.325萬億盧布(約合202億美元)。在新的聯邦預算出臺后不久,俄羅斯交通部長馬克西姆·蘇科洛夫于2017年12月宣布,在2020年前將投資2.35億美元用于哈巴羅夫斯克、薩哈共和國雅庫茨克、阿穆爾布拉戈維申斯克、馬加丹索科爾等40個機場的升級改造,大約占遠東地區總機場數的50%。顯然,財政預算不足以滿足機場升級改造的需要,為此,俄羅斯政府試圖吸引外國投資參與遠東開發。

遠東地區發展緩慢問題,已成為社會精英們抱怨俄羅斯政府的話題。盡管俄羅斯政府意識到遠東地區發展的重要性,并在2012年成立了遠東發展部,但受制于國內利益集團的影響,遠東發展部提出的一系列發展計劃落實得非常緩慢。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地方利益集團因自身利益沒有被充分體現,對聯邦政府的發展計劃選擇了推諉策略;二是受發展水平不同影響,地方之間在響應聯邦政府開發計劃方面步調也不一致,例如因自然資源開發比較成熟,西西伯利亞地區就比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開發得要好。

為解決上述問題,整合東部地區(指西西伯利亞、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油氣資源及其衍生行業實現邊際收益遞增,這更是俄羅斯發展遠東地區的重要戰略。對此俄羅斯政府明確表示,建設面向亞洲市場的油氣管道是俄羅斯促進遠東地區發展的重要支柱,并借此推動新興產業和服務業在遠東地區的發展。更進一步來講,擴大與東亞地區的經濟關系,占有所有重要能源消費市場,對于俄羅斯作為其地緣政治手段非常重要。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俄羅斯將持續把遠東地區作為發展的重點。特別是俄羅斯公司一旦進入能源消費終端市場,能源合作業務涉足上游和下游,那么能源就有機會被用來與新興大國建立政治聯盟。這樣,俄羅斯就有了更多政治和經濟的選擇,從而降低來自西方的威脅。

第二,降低市場風險的需要。因傳統天然氣市場低迷,俄羅斯為了規避潛在的市場風險,開發亞洲天然氣市場便是最佳的替代方案。從市場角度看,俄羅斯在歐洲和西方的傳統市場已經成熟,增長空間有限。歐盟是俄羅斯天然氣出口的傳統市場,2016年1793億立方米的出口總量中,86%以上(1536億立方米)供應了歐盟國家。俄歐關系的不穩定對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歐盟也產生了負面影響。自2011年起,俄羅斯與歐美國家的關系逐漸走向低谷,受此影響國際天然氣市場波動明顯。為了規避潛在的風險并尋求新的替代方案,歐盟國家和俄羅斯都在尋求能源市場的多元化。歐盟國家一方面逐漸降低能源進口依賴程度,另一方面不斷尋求能源進口多元化。通過努力,歐盟國家在規避能源風險上基本實現了預期的目標。據國際能源署預測,歐盟國家天然氣市場趨于飽和,天然氣需求增長期已經結束,2035年前會停留在每年4600億方的水平。

規避市場風險是俄羅斯需要長期面對的問題。除傳統市場趨于飽和問題外,更加不可確定的是國際政治因素,即俄羅斯如何走出“冰凍”的俄美歐關系。就目前俄羅斯與美歐國家政治環境而言,出現“解凍”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在與美歐關系未發生本質性改善的前提下,俄羅斯需要繼續加大規避市場風險的力度,而亞洲天然氣市場將是俄羅斯天然氣唯一替代市場。

加強中俄關系的需要。中國是俄羅斯天然氣的潛在市場,也是俄遠東地區發展的重要融資渠道。目前,俄羅斯遠東地區外國直接投資中的85%來自中國,未來幾年在遠東地區中國資本將增加到300億美元。此外,根據俄羅斯遠東投資促進機構統計,截至2017年俄羅斯遠東地區共吸引外國直接投資1766.59億盧布(約合26.9億美元),其中中國1548.88億盧布(約合23.6億美元)、日本23.72億盧布(約合3611萬美元),在統計的22個外資項目中,中國12個、日本2個。可以說,中俄合作開發遠東地區已成為中俄關系發展的重要內容。

作為回報中國的支持,遠東地區天然氣開發也向中國投資者開放,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參股20%的亞馬爾項目一期已經開始建成投產,中石油與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公司簽訂了為期20年、年供300萬噸的液化天然氣合同。從大的戰略空間來看,務實合作是中國與俄羅斯在當前國際政治環境下的戰略共識,而與美國關系將處在遏制與反遏制、競爭與合作的狀態。為了鞏固戰略共識,中俄需要把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落在實處,但是能夠推動中俄務實合作的領域并不多,其中能源合作是最容易推動的領域。

俄羅斯東部地區天然氣開發現狀

討論俄羅斯開拓亞洲天然氣市場,離不開分析俄羅斯東部地區天然氣開發,其中西西伯利亞油氣資源開發最成熟,東西伯利亞次之,開發較慢的是遠東地區。即便如此,東、西西伯利亞可能還蘊藏著巨大的、尚未勘探的油氣資源。根據俄羅斯能源機構報告,在已勘探的陸上(7.3%)和大陸架(6%)中,東、西西伯利亞地區陸上天然氣儲量為52.4萬億立方米,海上儲量為14.9萬億立方米。

目前,東部地區產能有剩余且能輸往亞洲市場的是東西伯利亞地區和遠東地區的油氣資源,并形成四個主要可供出口亞洲的產地(見圖1),雅庫茨克中心區天然氣儲量為2.2萬億立方米、伊爾庫茨克中心區天然氣儲量為3.4萬億立方米、克拉斯諾亞爾斯克中心區天然氣儲量為1.3萬億立方米、薩哈林島和勘察加半島天然氣總儲量超過2萬億立方米。

就生產潛力而言,10年后東西伯利亞地區天然氣的總產量每年可達75億—80億立方米。大部分天然氣來自于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恰揚金斯克天然氣田和科維克季斯克氣田,這兩個產區的年產量在500億—600億立方米左右(見圖2)。但是,俄羅斯東部地區的消費有限,年需求量僅為10億—15億立方米,這意味該地區生產的天然氣需要尋求出口市場,否則投資成本與收益不符。

(圖1 俄羅斯東部地區主要的天然氣生產中心 資料來源: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網站)

(圖2 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天然氣產能預測 資料來源:俄羅斯科學院能源研究所)

在東、西西伯利亞油氣開發項目中,亞馬爾屬于新開發的項目。盡管亞馬爾項目是20世紀70年代末勘探出來的,但是因自然環境惡劣、資金、運輸和開發技術等原因,直到2012年項目才有了實質性的進展(見圖3)。烏克蘭危機后,在西方經濟制裁下,亞馬爾項目開發沒有停滯,其中來自中國融資發揮了關鍵作用。俄羅斯能源分析師曾在2015年認為,該項目投資成本是270億美元。

(圖3 俄羅斯亞馬爾項目分布圖 圖片來源:Siberian Times)

作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的新動力,亞馬爾項目屬于合資開發,俄羅斯諾瓦泰克公司擁有50.1%股份、法國道達爾股份占比20%、中國石油占比20%、絲路基金占比9.9%,已探明天然氣儲量為9260億立方米。該項目計劃分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三期建成三條液化天然氣生產線,一期已建成投產。若三期生產線按計劃建成,那么亞馬爾項目每年將能生產1650萬噸液化天然氣和120萬噸凝析油,并銷往亞太和歐洲市場。

薩哈林是遠東地區的主力油氣生產區,分為薩哈林1號、2號和3號油氣田(見圖4)。薩哈林1號由俄羅斯、日本、印度和美國能源公司合作開發,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負責運營,天然氣年產量為80億立方米(許可證允許),主要供應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2005年開始),并解決該地區供熱和電力問題。薩哈林2號由俄羅斯、荷蘭、日本公司合作開發,每年生產和出口液化天然氣108萬噸,主要向中國、亞太國家出口。薩哈林3號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克里斯考耶和北克里斯考耶油氣田,每年生產200億—250億立方米天然氣。根據俄羅斯統計,2016年薩哈林能源公司生產了1093萬噸液化天然氣。天然氣液化工藝是薩哈林油氣生產的核心,與荷蘭殼牌、日本三菱和三井合作,薩哈林石油天然氣工業公司在薩哈林島南部建立了液化工廠,設計產能為每年960萬噸液化天然氣。

(圖4 俄羅斯薩哈林1、2、3號油氣田分布圖 資料來源: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網站)

綜上所述,俄羅斯東部地區天然氣儲量十分豐富,開發潛力巨大。理論上,東部天然氣資源是很多國家所需要,是普京政府實現俄羅斯發展的物質保證。但是,豐富的油氣資源儲量需要通過市場需求來實現其價值,否則不會產生實際意義。那么,在傳統市場能源強度降低和市場供需趨于穩定的前提下,俄羅斯天然氣要助力國家發展,就需要開拓更多的能源市場。于是,亞洲市場便是俄羅斯天然氣預期目標。

俄羅斯開拓亞洲天然氣市場前景

部分俄羅斯專家對亞洲天然氣市場前景持樂觀態度,亞洲天然氣市場巨大的潛力對俄羅斯是有吸引力的,尤其是中國天然氣市場。根據中國國家能源局的計劃,到2020年天然氣在中國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從5.9%提升至10%,即消費量達到4000億立方米。為此,進口天然氣是中國主要的替代能源。

未來幾年內亞洲天然氣市場潛力巨大,是俄羅斯天然氣的重要機會。然而,若要分析俄羅斯天然氣在亞洲市場的前景,僅通過市場潛力分析存在著解釋力不足的問題。因為在開拓亞洲市場過程中,影響俄羅斯天然氣市場份額的因素非常多,為此,結合國際政治學中關于市場和國家關系的基本原理,本文將從制度成本、市場競爭程度、中俄關系三個相互關聯的要素進行分析。

1.俄羅斯開拓亞洲天然氣市場的制度成本較高

制度因素對俄羅斯天然氣開拓市場的影響十分突出。制度因素主要表現在地區天然氣市場的合作水平和天然氣交易的定價機制。盡管統一的能源市場降低了俄羅斯天然氣的“議價”能力,但是也能降低俄羅斯天然氣的制度成本。例如,歐洲市場是俄羅斯天然氣的消費主力,而歐盟國家又是歐洲市場的主要消費國。在2011年以前,俄羅斯天然氣成功地利用了歐盟能源制度,濫用在歐洲天然氣市場的壟斷地位,獲取了十分可觀的利潤。作為回應,歐盟從2012年啟動了對俄羅斯天然氣的反壟斷調查,隨后組建了“能源聯盟”。盡管有制衡俄羅斯天然氣議價能力的功能,但歐洲“能源聯盟”在完善統一能源市場方面還是積極的,對于俄羅斯天然氣而言制度成本相對較低。

與歐洲不同,亞洲天然氣市場地區化水平低,亞洲能源共同市場依然停留在“概念”上。主要原因,一是國家能源制度建立在不同水平的市場經濟制度之上,日本、韓國、印度、部分東盟國家建立在完全市場經濟之上,而中國的市場經濟水平次之;二是統一的亞洲天然氣市場交易中心尚未形成,使能源生產國和消費國都存在交易不透明、成本高、融資能力弱等問題;三是亞洲地區能源市場規范性較低。盡管很多亞洲能源消費國有加強亞洲能源合作的意愿,希望通過建立“亞洲能源聯盟”規范亞洲市場,但是由于國家中心主義普遍存在于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并制約著國家間的深入合作,俄羅斯天然氣不得不面對著分散的亞洲市場,雖然分散的市場有助于提高俄羅斯天然氣的議價能力,但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合作成本。

2.亞洲市場競爭激烈,俄羅斯天然氣優勢并不突出

盡管中國對進口天然氣需求加大了亞洲市場的潛力,但是我們還要看到隨著亞洲市場需求的增加,美國、澳大利亞、尼日利亞、阿爾及利亞等天然氣生產國也進軍亞洲市場。此外,俄羅斯天然氣(特別是亞馬爾項目)在冬季輸往亞洲天然氣市場時運輸成本要遠遠高于歐洲市場,液化天然氣運輸船往返俄羅斯亞馬爾—日本橫濱港一次需要72天,而日本進口澳大利亞液化天然氣只需要16天。

(圖5 俄羅斯亞馬爾天然氣運輸路線

資料來源:First tanker for Yamal LNG starts voyage over Northern Sea Route;https://www.eco-r.eu/2017/08/first-tanker-for-yamal-lng-starts.html)

即便是在價格上,俄羅斯天然氣在亞洲市場也可能沒有明顯優勢,因為俄羅斯對亞馬爾項目減免了12年的資源稅。與之相反,因缺少政府補貼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液化天然氣項目(計劃輸往日本市場)因生產成本高、商業價值低而擱淺多時。作為亞洲天然氣市場中的消費大國,日本2017年從俄羅斯進口了760萬噸液化天然氣,其余主要從澳大利亞和中東國家進口。不過,未來幾年日本天然氣消費量可能基本保持不變,甚至會小幅下降。

從需求趨勢看,到2040年亞洲天然氣市場消費量達到1472億立方米,71.5%的增長將來自液化天然氣,主要消費國為中國和印度。但是,中國、日本、韓國、印度等潛在的天然氣買家已與美國天然公司進行談判,目的是不愿過度依賴俄羅斯天然氣,尤其是韓國天然氣公司(Kogas)已試圖改變液化天然氣長期合同中的不利因素,試圖從“賣方市場”條款轉向“買方市場”條款。很顯然,亞洲天然氣市場的變化,將有可能使俄羅斯天然氣的利潤大大縮水。

3.俄羅斯天然氣亞洲份額絕大部分將由中國市場消化

俄羅斯計劃到2035年提高亞太地區天然氣份額到33%,其中絕大部分將由中國市場消化。依靠中國貸款,俄羅斯亞馬爾項目計劃在2019年全面運營,并計劃每年向中國出口400萬噸液化天然氣。此外,根據中俄協議,“西伯利亞力量”天然氣管道和阿爾泰天然氣管道在2030年前每年向中國出口680億立方米天然氣。日本和韓國也是俄羅斯開發遠東地區的合作伙伴。

目前,俄羅斯天然氣進入亞洲市場面臨的最大挑戰可能是中國能源市場價格水平偏低,這有可能降低俄羅斯遠東地區油氣資源的投資回報率。

綜上所述,俄羅斯開拓亞洲天然氣市場的意愿非常強烈,但是由于亞洲市場制度成本高、市場競爭激烈、中國能源市場價格水平低,俄羅斯天然氣開拓亞洲市場的過程可能比較漫長,除非降低利潤率,否則在短期內很難在亞洲天然氣市場獲得預期市場份額。


文章錄入:haozy    責任編輯:haozy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關專題鏈接文章 
    消除天然氣“亞洲溢價”機遇已現
    “川氣東送”10年累計輸送天然氣逾860億立方米
    5月份我國進口天然氣756萬噸 比增14.9萬噸
    能源思考︱天然氣市場化步伐提速,價格改革是重…
    長春擬于7月下旬召開調整居民天然氣價格聽證會
    川西北天然氣勘探開發力度加大 廣元今年有望新增…
     
      友情鏈接
    點擊申請點擊申請點擊申請點擊申請點擊申請點擊申請點擊申請

    © 2003-2010 www.sgwqpw.tw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綠港燃氣資訊網 魯ICP備05049557號

    地址:山東淄博張店華光路52號廣電大廈 郵編:255000 | Tel:0533-3183657

    非法信息網上報警

    独家内暮平特一尾